淘宝优惠券


约瑟夫·弗莱茨勒

事情简介

约瑟夫·弗莱茨勒与受害人

奥地利兽父约瑟夫兽奸亲女伊丽莎白,禁锢在地窖24年供其饱尝兽欲。

现年43岁的伊丽莎白沦为约瑟夫的性奴,诞下6名子女,罗斯玛丽帮手带大其中3名,另外3名由伊丽莎白在不见天日的地窖中自行抚养。

伊丽莎白逃出生天后,曾阻止未被禁锢的3名子女与罗斯玛丽见面,并命他们改口称罗斯玛丽“祖母”而非“母亲”。但6名子女以过节理由求伊丽莎白不要拆散家庭,后者于是和罗斯玛丽和好。

3名在地窖长大的子女对首个圣诞节充满新奇感。一位家庭朋友说:“该是感恩和宽恕的时候了。伊丽莎白希望那些与她最亲的人,再次团圆成一家人。”

此外,奥地利检察官透露,伊丽莎白保存一本日记,记录被禁锢期间发生的大事,包括7名子女出世时间,和其中1名子女死亡时间,成为检控约瑟夫的有力证据。

打出生起,奥地利的斯蒂芬、费利克斯和克斯廷就没有离开过囚禁他们的地下室,没有见过自然光,对外界的认识也仅依靠于囚室中一台电视。

在他们的父亲、也是外公的约瑟夫·弗莱茨勒被捕后,这3名乱伦案的受害者获救。然而,面对突如其来的诸多“新事物”,他们一时难以适应。沙沙作响的树叶、飞驰的汽车都让他们害怕。医生担心,他们可能需要近10年的治疗才能恢复正常。

事件过程

所生的女儿克斯廷

约瑟夫囚禁女儿的地牢不同于普通地下室,不仅结构复杂,而且装有电子机关。更令人费解的是,约瑟夫的妻子、受害者伊丽莎白的母亲对女儿遭囚禁虐待似乎一无所知。

病重女孩牵出疑案

这一案件浮出水面缘于伊丽莎白的一个19岁的女儿不久前病危入院。阿姆斯太滕医院为确诊女孩罹患何种传染病,急于找到她的母亲。生病女孩的祖父、现年73岁的约瑟夫·弗莱茨勒告诉警方,他的女儿4月19日把病重的外孙女交给他。约瑟夫还向警方出示他的女儿写的一封信,要求人们不要寻找她,因为寻找她会加重她与她的孩子的苦难。

这样的字条让警方更加怀疑整个事件。警方调查后发现,生病女孩的母亲自1984年8月29日便失踪。警方最初怀疑,失踪女子可能加入一个宗教组织。但随后的调查结果让警方大吃一惊。

地牢暗门设有密码

地窖

警方突击检查了约瑟夫的住宅,他们在隐蔽处发现了一道暗门,暗门设有密码装置,由于现年73岁的犯罪嫌疑人约瑟夫是一名工程师,会制造炸弹,因此警方担心强行破坏暗门会导致爆炸。不过,警方当天逮捕了约瑟夫,并迫使他说出了密码。警方在地牢里找到了那名“失踪”的女子、约瑟夫的女儿伊丽莎白。

警官海因茨·伦策说:“地牢暗门外有一个架子,架子上摆放着一些瓶瓶罐罐。暗门由钢筋混凝土制成,装有电子安全装置,通过钢制轨道滑动开启。”据悉,地牢没有窗户,由多个房间组成,户型复杂,睡觉、做饭、盥洗等设施一应俱全。奥地利新闻社报道,警方28日仍在搜查地牢。报道说,地牢内的一些房间层高不超过1.7米。

18岁被囚生下7子女

伊丽莎白走出地牢时已经严重营养不良。警方说,伊丽莎白获救后显得“极度不安”。伊丽莎白说,她自11岁开始受到她的父亲约瑟夫虐待。1984年8月28日,约瑟夫把她骗进一间地下室,随后用手铐铐住了她,并把她锁在地下室里。她在随后24年中和父亲生下7名孩子,其中一名孩子出生后不久便夭折。当地警方声明说,夭折的孩子为双胞胎中的一个,死因可能是未得到妥善照顾。约瑟夫可能移走并焚化了尸体。

3子女从未见过阳光

伊丽莎白在地牢生下的6名存活儿女分别是现年19岁的科斯汀、18岁的斯蒂芬、16岁的丽莎、14岁的莫尼卡、12岁的亚历山大和5岁的菲利克斯。科斯汀、斯蒂芬和菲利克斯一直陪伴母亲生活在地牢中。3个孩子自出生以来,从未见到过太阳光。

而丽莎、莫尼卡和亚历山大都在出生后没几天就被约瑟夫带离地牢。约瑟夫还逼迫伊丽莎白写下遗弃婴儿书信。约瑟夫和妻子罗斯玛丽随后“理所当然”地收养了这些被“遗弃”的婴儿,这3名孩子长大后都过着相对正常的生活,他们甚至还在当地的学校上学。据校方发言人称,这3名孩子在校表现不错,成绩也很好。

母亲邻居竟都不知情

约瑟夫与妻子罗斯玛丽

约瑟夫与妻子罗斯玛丽已分居多年。罗斯玛丽也称,她对秘密地牢毫不知情。罗斯玛丽称,她曾收到女儿一封信,要求父母不要寻找她,于是认为女儿主动离家出走。而伊丽莎白那3名被约瑟夫收养的子女也称,他们一点也不知道母亲就被关在自家的地牢下。

阿姆斯太滕镇人口约2.3万。约瑟夫的邻居等当地居民对这一事件感到震惊。据悉,除了伊丽莎白之外,约瑟夫和现年66岁妻子罗斯玛丽还生有另外5名子女,一家人全都在当地社区颇有声望。一名邻居称:“我已经认识这家人20年,我的孩子也和他们的孩子在一所学校。他们没有任何可疑之处,他们是一个受人尊重的家庭。我一直以为孩子的母亲跑了,把孩子留给了外公。”

“5岁的费利克斯会让每一个人发笑,他们正在教他学跑,因为在地牢里,他不能跑步。本周,他第一次看到下雨,他不知道雨是什么,对此很着迷。”

18岁的史迪芬整天在玩鱼缸里的鱼,他喜欢待在医院黑暗的地方,就像在地牢里一样。

约瑟夫·弗莱茨勒承认曾想跟自己的母亲发生乱伦关系。

被囚前的伊丽莎白·约瑟夫和她现年14岁的女儿莫妮卡

奥地利“乱伦恶父”案件中备受折磨的女儿伊丽莎白·弗莱茨勒5月11日同她的5个孩子度过了她这一生中第一个母亲节。

囚禁在地牢里,伊丽莎白的身边只有18岁的史迪芬、5岁的费利克斯和19岁的克斯廷3个孩子,另外3个孩子出生后不久就被带离,他们分别是16岁的利萨、14岁的莫里卡和12岁的亚历山大。

这是第一次5个孩子与母亲伊丽莎白一起过母亲节。唯一不在场的只有克斯廷,她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。

目前伊丽莎白一家都在一个距离家6英里的精神病院接受治疗。据报道,孩子们围坐在一起进餐,还给母亲伊丽莎白送了鲜花。其中的一名孩子说:“这是一个动人的场面。”

这也是24年来,伊丽莎白第一次与自己68岁的母亲罗斯玛丽一起庆祝母亲节。

伊丽莎白目前在医院接受康复治疗。她对正在接受的强化治疗反应良好。伊丽莎白与分离的3个孩子的关系正在恢复。

伊丽莎白的律师克里斯多福·赫伯斯特说:“伊丽莎白已经对外界有反应,这需要很大的勇气。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家庭团聚,把最好的东西带给孩子们。她告诉家人,她希望过正常的生活,这是她的唯一期望。”

前男友情书让她被囚禁

年轻时的约瑟夫·弗莱茨勒与女儿伊丽莎白

本周,史迪芬、 克斯汀和5岁的费利克斯将获得出生证明,奥地利将第一次给他们发放正式的身份证明。

5岁的费利克斯恢复得很好,他有可能最早恢复正常,因为他的年纪最小。

伊丽莎白的前男友安德里亚认为,是因为他写给伊丽莎白的情书被她的父亲发现,伊丽莎白才被囚禁起来的。

安德里亚回忆说:“我曾经写了两封信给她,告诉她我是多么爱她,但她并没有回信。”他说:“她曾说过要与我一起私奔,然后结婚。但是她父亲一定是知道了她的计划。现在我担心她父亲一定是发现了这些信件,暴跳如雷。”

安德里亚回忆说当他与伊丽莎白在大学约会的时候,她的父亲强迫伊丽莎白回家。从此,他就没有再见到伊丽莎白。5周后伊丽莎白就被他的父亲囚禁了。

“恐怖房屋”引来大批游客

奥地利约瑟夫·弗莱茨勒父亲囚禁女儿乱伦案,受害者女儿已被送到医院接受身心辅导。随着案情抽丝剥茧,调查人员发现,嫌疑犯30年前就有计划要盖秘密地牢,而且进入受害女儿一家人居住的秘密地牢前,至少要通过8道门,其中一道门重达半吨。

警察局长普尔瑟说:“这根本就没有逃跑的机会。只有约瑟夫·弗莱茨勒一个人有钥匙。”

约瑟夫·弗莱茨勒与妻子罗斯玛丽生育了7个孩子,他早在1978年就计划修建地牢作为监狱,当时女儿伊丽莎白只有12岁。

辩护律师遭到恐吓

约瑟夫的辩护律师鲁道夫抱怨说,自从担任约瑟夫的辩护律师以来,他收到了许多恶意邮件及恐吓电话,对此他十分郁闷。

鲁道夫说:“我收到了不少来信,信中称我应当与约瑟夫一起被关进监狱,但是我并不是在为一只怪兽而是为一个人进行辩护。”此外,鲁道夫还表示,鉴于众多媒体带有明显倾向性的长篇累牍的报道,他不认为约瑟夫能够受到公正的审判。

引发“灾难性旅游”

约瑟夫·弗莱茨勒的罪恶行径经媒体曝光后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,许多游客纷纷前往约瑟夫关押伊丽莎白的地牢进行参观,约瑟夫所在的城市阿姆施泰滕的副市长厄休拉称,目前前往当地的奥地利本国及德国的观光客数量明显呈上升趋势,他们都想亲眼一睹“恐怖房屋”的“风采”。

厄休拉说:“因为阿姆施泰滕距离奥地利的主要高速公路较远,这些游客就绕道来到这个被称为‘恐怖房屋’的犯罪现场参观,我称之为‘灾难性旅游’。这种行为非常过分,而且难以理解这些人的动机是什么,这样的做法并没有尊重受害人的感受。”

报复母亲

奥地利恶父约瑟夫·弗莱茨勒不仅囚禁和性侵犯女儿伊丽莎白,还曾将自己亲生母亲囚禁至死。

奥地利媒体报道,心理医生认为弗莱茨勒有一种病态观念,但他心智健全,适于出庭受审。

奥地利《新闻》杂志援引泄漏的法庭机密文件内容报道,弗莱茨勒在囚禁女儿前,曾将母亲囚禁在一个房间内,甚至将房间窗户用砖砌死。

阿德尔海德·克斯特纳是法庭指定对弗莱茨勒开展心理检测的医生,她与弗莱茨勒6次交谈后写下一份130页的报告,呈交给法庭。

报告显示,弗莱茨勒囚禁母亲是出于对童年时期遭母亲虐待的报复。

“我从她那里从未获得过爱。她打我,踢我,直到我倒在地上,躺在血泊中,”弗莱茨勒说,“我对她和她的喜怒无常感到恐惧。她总是侮辱我,说我是魔鬼,罪犯,说我一无是处……那让我觉得完全软弱、没有尊严。”

报告说,弗莱茨勒的母亲以做佣人为生,离婚后独自抚养他。弗莱茨勒一直同母亲一起住在阿姆施泰滕镇的房子里,在那里迎娶妻子罗斯玛丽,但他后来开始虐待母亲并最终将其囚禁。

弗莱茨勒说:“我把她关在楼上的一个房间里。然后,我用砖把房间窗户砌死,那她就再也看不见日光了。”弗莱茨勒的母亲在1980年去世。

事件原因

有证据显示,约瑟夫·弗莱茨勒从小便受到单身母亲的残忍虐待,或许这就是令他变成禽兽的真正原因。

约瑟夫的妻妹、现年56岁的克莉斯汀·罗斯玛丽透露,约瑟夫由单身母亲抚养长大,他的母亲脾气暴躁,爱对约瑟夫施暴。“她每天都把他打得鼻青脸肿,这很可能是造成他心理变态

的原因。他不能同情他人,一辈子都在羞辱我姐姐”。

奥地利心理学家雷哈德·海勒向法院提供的心理分析报告显示,约瑟夫·弗莱茨勒的权力情结或源自母亲对其的虐待。

另一名在法庭上作证的心理学家西格朗·罗斯曼尼指出,约瑟夫·弗莱茨勒有双重性格,其中一重性格被向别人施加完全控制的需要所主导。自18岁起便被他囚禁在地牢中的女儿伊丽莎白就是他权力情结的受害者。“她是约瑟夫·弗莱茨勒可以在任意时候虐待的奴隶,”西格朗说,“他令她顺从,对她实施绝对的控制。”

奥地利兽父约瑟夫·弗莱茨勒禁锢女儿24年当性奴,但7日仍厚颜无耻地表示,他没杀死女儿以及两人乱伦所生的“孙儿”,理应受“褒扬”,又说禁锢女儿是想“保护”她。

事件联想

其女儿

这些女人为什么这么做

弗莱茨勒被捕后,曾宣称他深爱伊丽莎白,他之所以将她囚禁在地牢中,是为了防止她“误入歧途”。他的这番辩论居然得到了女粉丝们的“理解”,她们在情书中纷纷称赞他有一颗“善良的心”,是一个“好心肠的人”,甚至为他辩解说,他之所以强奸女儿并与女儿生下7个孩子,是为了教她体会“当母亲的快乐”。

这一怪现象令无数人大跌眼镜。

不过,这并不是罕见的事。事实上,著名的男性杀人犯获得许多女子的青睐,甚至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。

譬如,在媒体发达的美国,这样的事情估计都不是什么新闻了,因为几乎所有的著名男性罪犯在监狱中都收到了大量求爱信。女记者希拉·埃森博格采访了许多这样的女人后。写了一本调查报告《爱上杀人犯的女人们》,并概括了这些女人们为什么这么做的11个理由:

1.拯救幻想:她们相信自己有改变残暴男人的能力;

2.母性:很多女人说,她们在这些男人身上看到了小男孩似的感觉,并强烈感觉自己有抚育和保护那个小男孩的需要;

3.戏剧感的需要;

4.受虐:她们普遍有被性虐待的幻想;

5.重获儿时回忆:一些曾受到虐待、忽视或失去父亲的人,把罪犯看作可以填补这种感受的角色;

6.各式幻想:一些人生活在自己制造的各式暴力幻想之中,而杀人犯是惟一可以实施这些幻想的人;

7.自卑感:一些女人由于自卑而认为自己无法找到男性伴侣,并认为监狱中的男犯十分孤独,和他们交往会更容易;

8.受关注感:当她们开始和杀人犯交往时,会得到周围人和媒体关注;

9.崇高感:从无名小卒变成焦点;

10.展现勇气的机会:和所爱的人一起“对抗世界”;

11.“美女与野兽”情结:靠近可能伤害到自己的危险,不过总有幸免的一线希望。

这些理由纷繁复杂,并有将这些女子妖魔化的倾向。其实这些女子和我们普通人没什么两样,都是在追求两个结果:重复童年的美好,修正童年的错误。

童年时,不管父母多么优秀,我们对他们仍会有不满,并渴望他们依照自己的意愿发生改变,但这种改造梦想注定会失败,因为父母必然是按照自己的意志而活,他们通常并不关注孩子的改造梦想,即便关注到了也不会按孩子的意愿而改造自己。

不幸的人其实极端自恋

那些童年被暴力父亲虐待过的女孩,长大后很容易被暴力男人吸引。至于其他男人,她或许理性上知道很不错,但没感觉。而一旦碰到和父亲很像的男人,她们早就建立起来的那些心理机制立即会被激发出来,并发挥各自的作用。

其实,这些所谓的心理机制就是她的“自我”的一部分,大多数人本性上都不愿意舍弃“自我”,也即不愿意改变。

利用这一原则,我们可大致推测,这些给弗莱茨勒写信的女子,只怕多数有过和伊丽莎白类似的经历,即被父亲虐待和强暴。

前面提到,我们都有类似的梦想“重复童年的美好,修正童年的错误”。那么,一个有暴力父亲的女人,找一个善良男人不就可以得救了吗?并且,美好更多,而“修正童年的错误”的结果也立即就实现了,那为什么不这样做呢?

因为,自恋的我们对外来力量赐给我们的幸福不感兴趣,我们非要自己去挣得这个幸福。我们必须要自己完成“修正童年的错误”这个结果,这样才能显示自己的力量。

弗莱茨勒收到300多位女子的情书这一事件被报道后,有社会学家担心,这种现象会引发新的社会伦理危机,这是过虑了。因为,一个真正在幸福中长大的女子,是不会给约瑟夫·弗莱茨勒写求爱信的,只有处于类似轮回中的女子才会这么做。

事情结局

一家人在医院团聚

受害者已被送到医院接受身心辅导。伊丽莎白和一直被囚禁的两个孩子一起在一家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。另外3个在地牢出生后来被约瑟夫·弗莱茨勒和妻子罗斯玛丽收

监狱

养的孩子在医院里和母亲伊丽莎白团聚。

医院负责人说,全家人交谈很活跃,在地牢里长大的孩子们似乎已经习惯了光亮,只有一个儿子和母亲伊丽莎白还戴着墨镜来抵御不太习惯的阳光。来自地牢的3个孩子正在享受着新鲜的空气和美味的食物,他们皮肤的颜色也在慢慢改变。

伊丽莎白与69岁母亲罗斯玛丽冰释前嫌,伊丽莎白更邀请母亲一起欢度脱离地窖后首个圣诞节。

2009年3月9日震惊全球的奥地利乱伦恶父约瑟夫·弗莱茨勒已经受到了应有的惩罚,目前被关押在该国下奥地利州首府圣玻尔滕(St.Poelten)的一所监狱里。

弗莱茨勒在监狱里放风时的照片被媒体公布,从这组照片中我们看到,弗莱茨勒穿着蓝色的牛仔裤和高领的黑色夹克,头低垂,眼睛盯着地面,手深深地插在上衣口袋里。他在监狱的空场上一个人转着圈子踱步,周围是数米高带着铁丝网的监狱围墙。

2009年3月16日,对弗莱茨勒乱伦案的审理将会在圣玻尔滕当地法院展开。73岁的约瑟夫·弗莱茨勒将自己的亲生女儿囚禁在自家地下室长达24年,期间多次强奸女儿并与其生下7个孩子,其中一个孩子已经死去。

某国新闻社已经获准采访弗莱茨勒,并为此缴纳了100万欧元,这笔钱将会被交给受到弗莱茨勒虐待的女儿。她和自己的6个孩子隐姓埋名生活在奥地利的一个不为人知的地方。

领券优惠直播